campaign_2

2014南方影展,南方影展,國際注目,紀錄之眼

素人到公民的覺醒:《完全選舉手冊2》

31 十月 , 2014  

文/林忠模

看過想田和弘執導的《完全選舉手冊》的觀眾,很難不感受到影片中那表面平淡、輕鬆的氛圍下,隱然透現出對選舉生態一針見血的穿透凝視。在前作裡,他一步步將主人翁山內和彥被自民黨徵召參加川崎市議員補選的一派單純,轉變成一道政治菜鳥如何被體制「教育」、規訓的苦澀,讓我們見識到什麼叫做日本政壇「選舉的規矩」,卻又在覺得些許荒謬、好笑的同時,感到這些跟人交關、在適當時刻得擺出特定作秀姿態的潛規則,是如何和台灣本地的選舉有著異曲同工的樣貌。空洞缺乏實際政見的口號,在任何公開場合企圖營造親民形象的言談舉止,還有不停重複候選人姓名以加深選民印象的街頭廣播車,跟總是千篇一律擺出自信、穩健姿態的宣傳海報。每逢選舉,我們經歷一場巨大的造神嘉年華會,卻少在事後認真地檢視當選人是否確實履行他的諾言。

既然已有了這部對選舉描繪得生動無比的紀錄片,那麼《完全選舉手冊2》作為續篇的必要何在?其一在於,與當初時空相隔六年,山內的生活有了不少轉變,在當選之後,他又歷經了退黨、回歸一般人身分成了家庭煮夫,卻在311福島核災後決定重新出馬競選,只是這次他是獨立參選,不再像上次那樣有政黨的資金、人脈奧援,更別奢望有政黨大老出面加持提高曝光率。其二在於,相較前作讓我們看盡選舉之時政黨內部複雜的位階關係,以及人情、利益輸送的龐大網絡(出來跑的總是要還),這次的續篇其實更著重從一個局外的角度來觀察前述這種選舉現實之所以形成的脈絡,亦即選民為何看似與政治很靠近實則卻又這麼疏離。

 

與台灣長期由國民黨一黨專政的局面相比,日本的政黨雖然顯得多樣(除了保守右翼的自民黨,亦有立場偏左、從日本社會黨衍生出來的社民黨和民主黨,此外還有像公明黨、共產黨、日本維新會這些影響力較小的黨派),也一直不斷有新政黨籌組的現象,但過去也曾經歷自民黨長期執政的情形(1955~1993、1994~2009)。最主要的原因,除了二戰後初期日本經濟凋敝、國民渴望穩定的政治局勢外,也與冷戰情勢底下,日本地理上位處美國主導防堵共產主義防線的前緣有關。因此單一政黨長期執政下來,日本民眾對於政治的參與,早已習慣把監督施政的權力及義務全然讓渡給政治人物;儘管以往議員監督、專業官僚執行這種各司其職的結構,確實讓日本快速擺脫民生困境甚至締造高速的經濟成長。但到今日,即便日本民眾因不滿跟金錢、財團掛鉤多年的自民黨而在2009年將其趕下舞台,卻在政黨輪替了一輪後,發現百病叢生的現狀仍舊無法改善。

於是《完全選舉手冊2》裡山內和彥重出江湖的特殊性也正在此。若說山內在前作是被拱出來參選,但糊裡糊塗根本搞不清楚政治的素人,在本片我們卻看見他作為一個公民的意識覺醒。山內會不知在沒有政黨背書下他當選的機會微乎其微?然而這行動本身豈不就值得給予掌聲?他投身競選的過程,讓觀眾看見一種截然不同日本選舉慣用的模式,也在兩相對照下產生疑惑:選舉真的只能拉幫結派?為何地方選舉時政黨候選人不能使用印有自己政見的傳單(就像片中那位民主黨參選人所質疑的)?甚至,花這麼多錢印傳單除了加深臉孔印象外還有什麼實質意義?為何不能以政見差異讓民眾來判斷,而非要讓每個候選人像機器人般不斷在車站前鞠躬哈腰?對照其他參選人的刻意喧囂,山內的低調、反核立場明確、僅在期限將盡才寄出明信片,以及最後一刻那段極為誠摯的演說,反倒突顯出他對選舉及政治回到最本質的思考,即是,我們花費心力選出代議士究竟為了什麼?以及,為了這個目標,作為公民的你我還願意承擔哪些思考上的勞動,和表態的責任。

政治從不是用便宜行事的態度就能輕鬆解決,相對的,對切身事務越怠惰的民主反而才更可能是極權主義誕生的溫床。面對來往通勤的人群對候選人的漠然冷感,山內身著核災防護衣打扮,在街頭用大聲公說著:「就算不投我也沒關係,但請千萬要出來投票!」以及他那寫滿政見、用鮮紅字體寫著「我怒了!」的競選海報,竟讓我油然湧起一股憐惜卡珊德拉(Cassandra)的悸動。即使他最後沒能勝選,但誰能保證當初投給他的一千四百多票裡,將來不會出現像太陽花學運,又或是像近期港人反中共人大普選決議活動中的堅定面孔?縱然掌權世故的老人總打著「政治是現實的」這種嘴砲,而有人依然還相信民主的珍貴,甚至願意採取飛蛾撲火般的行動,難道不就是因為心中保留著一絲理想主義的火光,漢娜‧鄂蘭所說的「政治的承諾」?

, , ,


One Response

  1. Lily 說道:

    That takes us up to the next level. Great posig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