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ino_Mundo_01

2014南方影展

童真之眼看見世界的悲傷

31 十月 , 2014  

文/ 張晏榕

《囧男孩看世界》(英譯The Boy And the World,葡萄牙原文O Menino e o Mundo)是一部從內容到形式都極獨特的動畫長片,註定會在動畫的歷史上留下一個鮮明的印記。

看到這部影片是在今年(2014)安錫國際動畫影展,影片播映完畢之後,滿場觀眾的掌聲歷久不歇,持續數分鐘,安錫的觀眾素來熱情,但是在幾天與會觀賞的場次中,這樣的觀眾反應卻也僅此一場,自己也如同在場的其他觀眾一般,震攝於影片中傳達的情感和強烈的視覺美學,只能大力鼓掌,久久不能自己。

這部影片為何如此獨特?首先,是視覺風格。

動態影像百年以來,一直有一個吸引觀眾的重要原因,就是它是一個「奇觀」(spectacle),動態影像先不論內容如何,光靠影像的畫面,即可讓觀眾震撼、驚歎。從1895年電影開始起步的年代,盧米埃兄弟發明電影拍攝放映設備後,第一次公開播映「火車進站」嚇跑觀眾開始(對當時觀眾而言這樣的影像太過真實),到近年許多的視覺特效影片,對觀眾都有莫大的吸引力。

《囧男孩看世界》的視覺風格,從極簡到極繁複,有非常大的跨度,線條簡單時彷彿是美國1950年代引領風潮的UPA(United Productions of America)動畫作品,畫面複雜時則可以華麗得無以復加。這樣帶著些許實驗性的視覺風格導向,或許在動畫短片中並不少見,但是動畫長片則是少之又少,近年來的動畫長片,或許《凱爾經的秘密》(The Secret of Kells)差堪比擬,但仍不似本片視覺上的風格化之深。

主角小男孩Cuca的設計,或許讓人覺得似曾相似,實則因為是造型極度的簡單:正圓形的頭,加上細瘦線條狀的四肢。就像是每個人幼童時期曾畫過的塗鴉小人,或許是導演刻意要讓這個小男孩代表這世上的「一般人」。

隨著故事情節的進展,當畫面中巴西的熱鬧風情展現時,畫面可以變得非常豐富而華麗,但是這種巴西式「熱情」的視覺畫面,仍然是屬於「風格化」或「符號化」的,也就是仍然是以極簡的視覺元素堆砌而成,透過層層堆疊的基本造型,如圓形、方形、三角形等等,運用所謂的美學原則或是形式原理中的秩序(Order)、重複(Repitition)等等方式構成畫面,並不走寫實路線,除了可以看出製作團隊極強的美術設計能力之外,從極簡到極繁複的視覺風格,也有了一貫性。

談了許多視覺上的優異表現,是不是表示這部影片的內容平庸呢?恰恰相反,視覺畫面的確在影片的開端吸引了觀眾目光,而故事的發展,和故事情節的內涵,隨著影片中時間的進行,份量逐漸加重,足以和本片的美術視覺等量齊觀。

故事的主線相當單純,是一個鄉下孩子Cuca,千里尋找進城工作父親的故事。原本一家三口,父親、母親和主角Cuca住在貧瘠的農村,顯然農村裡的工作已不足以養活一家三口,於是父親搭上火車,進城工作。Cuca在父親一去不返後,也踏上找尋父親的旅途進城,「父親在哪裡?」這條故事的主線一直牽引著觀眾的心。

而透過Cuca在旅途中遭遇的人物、環境和事件,觀眾跟隨著孩童單純的眼,看到巴西這個國家當前的嚴重社會問題,諸如生態的破壞、全球化經濟下貧富差距…等等,讓人不得不聯想到今年(2014)舉世注目,在巴西舉行的世界杯足球賽,和兩年後在里約舉辦的奧運,浮上檯面的種種巴西社會上的爭議和問題。若說去年(2013)齊柏林導演的《看見台灣》, 讓台灣人看見了真實的台灣,《囧男孩看世界》則用動畫跨文化的語言,讓全世界看見了巴西。

影片雖然帶著批判性,但是透過豐富的視覺性風格,和故事中孩童單純的心願,這樣的批判無疑是輕巧的陳述,而不是沈重的控訴。批判的力量雖強大,卻讓影片本身不致落入教條,而是帶著濃濃溫情,也讓影片保持了雅俗共賞的高度可看性。

除了諷刺性的批判,影片中的部分情節也充分展現了歡樂而熱情的巴西嘉年華,除了一再提及的華麗視覺,這個部分毋寧是和音樂緊密連結的,由巴西音樂人Ruben Feffer和Gustavo Kurlat製作,加上近年來極受歡迎的巴西嘻哈歌手Emicida(藝名)演唱的主題曲,與影像的結合,確實表達出巴西嘉年華給予世人熱鬧歡慶的拉丁情懷與意象,雖然這些意像背後藏著社會上黑暗的另一面。

《囧男孩看世界》在聲音的設計上另一特殊之處,大概是全片無對白的設定。同樣的,動畫短片不乏這樣的設定,但是無對白的動畫長片,本片雖不是史上第一部,卻在整個動畫歷史上極其少見,因為長達一個半小時的影片,若不靠對白,何以讓觀眾了解劇情?又何以持續讓觀眾對故事內容持續投入?尤其本片在單純的故事主線背後所想傳達的深刻社會主題。但是本片的導演的確做到了,在近一個半小時的影片絕無冷場,視覺和音樂絕對功不可沒,但是在情節的編排和故事節奏的掌握上,必然也煞費苦心,是這部動畫能成功吸引觀眾背後的隱形要素。

我們從華美的視覺風格,影片內容中帶著人文情懷的批判,和巧妙的聲音設計,在在看出《囧男孩看世界》在動態影像美學上的特殊性,非常開心這次透過參與安錫國際動畫影展回國後的引介,南方影像學會能夠讓國內觀眾欣賞到這樣一部在形式與內容上,都可以說近趨完美的動畫,也有機會和本片導演做第一手的接觸,除了台灣觀眾能夠觀賞在好萊塢大成本製作,和日式商業製作之外的頂尖動畫作品,也希望能帶給台灣動畫製作者,在商業製作和藝術導向兩極之間的一些啟發。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