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CcubiGnQe1wePDnHVDBe41Rjq

2006南方影展,南方影展,國際注目

靈界線

8 十二月 , 2006  

文/陳吉兒

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有過在心靈上和現實上的折磨,自我和外界的對抗——徐大俠

徐大俠和我在戲院外面顧攤位看來來去去的觀眾買票劃位,偷了個空她點了根煙、我打一個深深大哈欠,一同放空連日來操作影展的緊繃情緒。這時戲院裡正播映德國新生代導演漢斯史密德(Hans-Christian Schmid)的新作《靈界線》,徐大俠問我高雄巡迴場時看過沒,我眼眶帶著哈欠後的淚水與眼屎左右搖頭,心裡想著自己最大的尺度是看泰國片《邪降》僅此而已,絕不看恐怖驚悚電影(相信有許多影迷也和我一樣絕對不碰恐怖片),然而她已舉起大姆指嘖嘖稱奇,並說明大俠她正等候片尾響起Deep Purple樂團的歌曲<Anthem>。馬上被輕易說服的我於是跟著她的大姆指等到最後一幕進入戲院,來不及適應黑壓壓一片卻看見偌大銀幕上打著女主角特寫三分之一的悲淒笑臉,以及劇情裡打在汽車玻璃上枯藤老樹的倒影。

《靈界線》是改編一個發生在1970年代德國小鎮的真實故事。21歲的女大學生被天主教教宗承認她遭惡靈纏身,最後死於九年反覆驅魔的儀式之下。由因為此片榮獲新科柏林影后的桑德拉惠勒Sandra Hueller首次擔綱電影女主角,將這名同時身心皆遭受破害的角色詮釋得淋漓盡致,導演為堅持原汁原味呈現故事事件和舊時代氛圍的顏色之下,以紀錄片式的攝影方式將女主角心中的控訴和吶喊表達出來,我們不得不說,透過電影我們必須承認德國人真是世界上最冷冽又精準的日耳曼族群了,如果相較於好萊塢早將此事件拍成恐怖片。

是這樣的,第一幕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女主角Michaela興高采烈地踩著腳踏車回家,告訴爸媽她收到學校通知,期望能上大學讀書。這個畫面即點出她受家裡過度保護而表現出的天真舉動,而下個出現在畫面上支持女兒上學的父親和害怕女兒出狀況而特別對女兒具有控制慾的母親,正是導致Michaela走向死亡之途的部份原因,尤其是不容許家族的名聲有任何不潔的母親,更是擔心Michaela獨自一人離家。於是這樣一個重回學校懷抱的選擇,似乎是讓Michaela離開鬱悶的家庭氣氛奔向自由,也似乎是投向撒旦的開始;學校的生活有好友Anna的陪伴,在舞會結識的男友Stefan(Nicholas Reinke飾),也有沉重的課業壓力,和時時要與之抗衡內心那鼓不知名力量的拉扯。說到舞會,正是主軸音樂<Anthem>「讚美詩」第一次出現,在神的讚美之下Michaela掙脫心中的桎梧,全心投入音樂之中,解放的肢體動作看起來像扭曲的現代舞,因為那種解放是心中的病,解放她最後拋棄癲癇症的藥物治療,雙手無法接近十字架,無法寧聽任何祝禱等。

導演留下幾種曖昧的猜測提供觀眾思考女主角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惡魔附身?因為精神上的疾病?抑或是學校或家庭帶給她的壓力?快到結局時Michaela與Anna坐在長椅上看風景,我想Michaela心裡早已認定無處可逃了,才會投射自己的狀態於追尋聖人殉教的原因。看完美麗的結尾我還坐在電影院後的長椅上,聽著Deep Purple的管樂間奏,感覺Michaela似乎就坐在我身邊,露出三分之一悲淒的微笑告訴我她要的只是心靈上的自由。我們都不知道,真正的瘋子才不說自己瘋,外表正常的我們在校園嬉鬧、準時打卡上下班,週末抽空趕一場電影或者閱讀幾本暢銷書籍,心裡又何嘗不是住著一二個對抗自己的惡魔呢?

驚人的預告片網址在這裡(官方網站)
http://www.requiem-derfilm.de/trailer.html?size=hd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