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lence of Hand Puppets

2009南方影展,南方影展,紀錄之眼,華人焦點

《無聲歲月》導演施合峰專訪

9 九月 , 2009  

訪問、撰稿/謝一麟

片名的「無聲」是指?

本來布袋戲演出是現場唸旁白,現在是放錄音帶,這是一種無聲。主角陳鼎盛先生年輕時很有名、很風光,到現在老年的狀況,也是一種從有聲到無聲。簡單說就是透過老人的狀況去講古冊戲(布袋戲)這傳統的消失。

 

為什麼會選拍這題目?怎麼找到片中主角陳鼎盛先生?

本來想找金光戲(也和霹靂布袋戲的黃俊雄見過面),要拍cosplay,因為只有布袋戲的cosplay是本土的,其他大多學日本。本來想從年輕人的角度來拍傳統布袋戲。但後來反覆想,我自己是比較想要拍老人,然後跟雲林在地性有關,就問朋友,雲林還在做布袋戲最老的有誰?他就說是陳鼎盛,我就和他兒子聯絡。碰面時他們很友善、熱情,一直拿以前的資料給我們看,一開始我就覺得這老人有料,又很熱情,應該是樂於被拍攝,而且和他兒子談,他也很贊成拍紀錄片。

 

影片比較是冷眼旁觀的呈現,這是習慣的調性,還是有何考量?

這是我習慣的方式。一來是我認為紀錄片可以拍的像電影,可以有流暢的剪接、順暢的分鏡,而不是一定要去配旁白,或是一直要和受訪者講話,它可以像電影一樣,讓觀眾看這個人的生活。

還有個重點,我本來就不存在他的生活裡,我希望讓觀眾看到他原本生活的樣貌,在我不在的時候他原本是那樣的生活。我不是要去強調真實,而是我本來就不存在那樣的生活場合,我拍完就不在那裡,但他生活還是繼續,我不認為有必要以介入的方式去拍。

另外可能也是跟自己喜好有關,我比較喜歡安靜的電影,所以就會用這種方式。

 

日後有想要繼續紀錄?想要往什麼方向發展影片?

拍老人這件事,是希望透過觀看老人生活,去思考未來我老了之後會怎樣,對我來講,時間跟生命,是我以往影片比較在意的部份,時間無法改變,只會慢慢消失,人也會慢慢老,身體就是一個容器,裝的是你的靈魂,到你老的時候,靈魂還是一樣,但是容器會衰老。

老人跟病人一樣,沒辦法靠自己能力過生活,都要透過別人幫忙。片中這老人看起來很臭屁,他其實一直都在爭取尊嚴,不服老又很臭屁,其實是在反抗這件事,不願接受已經老了、不行了,他一直在證明,這是我最感動的地方,很少老人可以這樣,我們老了都未必可以這樣,他一直有力氣去尋找,尋找自己的舞台。但現在的社會,像那種古冊戲是沒人看的,但這就是一個過程,有古冊戲才有今天的金光戲。他一直想去找這個舞台,證明自己和當年是一樣的,他看起來好像很好笑,其實是很無奈,他在做的其實是一件滿嚴肅的事情,這部份在影片中很重要。

雲林人口老化問題很嚴重,年輕人大多出去外面工作。在那裡,每天下午都可以看到院子有很多老人聊天,這戶聊完到那戶,吃飯時間就回家吃飯,吃完了再出去村裡或是到隔壁鄉鎮繼續找人聊天。這次其他影片主角也都是老人,也不是刻意去講,但這些老人現象就是太明顯。

 

布袋戲尪仔要靠人手去操弄才有「靈魂」,拍這主題可以說是上述「身體與靈魂」想法的隱喻?

對。布袋戲沒人操作就像死掉一樣。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